家底2000萬的智障 我在上海 送外賣

文化
百科
健康
時尚
美食
樂活
旅行
幽默
情感
體娛
美體
民生
財富
科技
創業
汽車
樓市
職場
教育
學術
企業
區塊鏈
其他
發佈時間:
免費註冊
消費性電子產品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212817/image_0.jpg遠懋實業有限公司

28歲的麥克斯是一個智力障礙者,同時也是配送員。相較之下,顯然第一個身份更為“矚目”。


他是大眾理解下的弱智人群,但表現又總是偏離大眾認知。


每次自我介紹,他都主動拿出殘疾人證明、四本職業證書,和大專畢業證自證身份。


面對媒體鏡頭,他輕鬆、自在,甚至有些得意地談起過往經歷,回答問題也邏輯清晰有條理。


當“智障”和“表現欲”兩組毫不相干的詞彙組合到一起,有人為他的口才折服,也有人唾罵其作秀。


無論喜歡與否,有一點網友們達成一致,“為什麼這個智障看起來這麼正常?”


答案或許就在他去年發表一篇文章的標題里——《你看到的並不一定真實,淺談僵化思維下被矇蔽的雙眼》


infinityTaiwan_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212817/image_1.jpg


大眾認知的智障,即心智障礙人群,數據顯示,截至2010年,我國心智障礙者至少有1200萬人。


心智障礙者主要包括自閉症、腦癱、唐氏綜合徵和智力發育遲緩四類,表現為智力障礙、視力障礙、計算障礙、閱讀障礙、社會互動障礙等。 


在主流語境里,以上人群全部被粗暴地統稱為“傻子”。


這顯然不夠嚴謹,腦癱詩人餘秀華表現為運動障礙,卻在詩歌創作中顯露出非凡的才華;米開朗琪羅患有阿斯伯格症(一種自閉症),雖然生活過得一團糟,但在藝術領域是絕對的巨人。


按智商測試劃分,正常人的智商在85-115範圍內,70以下屬於輕度智障,中間範圍屬於邊緣智力,麥克斯就在其中,智商80。 


少掉的5分,深刻改變了他的一生。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212817/image_2.jpg


2022年,因為一段採訪視頻,麥克斯走紅網絡,在上海,他家中有拆遷得來的2000多萬資產,而他卻靠自己的努力,在現實社會中打拼,實現月入過萬。


視頻登上了上海電視臺,很多人將他比作《阿甘正傳》中的阿甘。


這個電影里的人物,出生在美國的黃金年代。智商只有75,進小學都困難,卻傳奇地過完一生。


接受我們採訪時,麥克斯明確表示,不認可大家將他類比阿甘。他覺得自己更像香港電影《何必有我》中,鄭則仕塑造的弱智青年“肥貓”。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212817/image_3.jpg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212817/image_4.jpg

 《何必有我》劇照   


“肥貓”出生在香港的草根家庭,因為他是弱智,村民們覺得晦氣,把他們一家趕到偏僻的山腳。


在母親的拉扯下長大成人,“肥貓”沒有同齡的朋友,只能和小孩一起玩,受盡村霸的欺負。


就算最後“肥貓”被警察誤殺,得到的回覆也是“只不過是個瘋子”。 “被歧視”“被排擠”,是心智障礙人群的常態。


以下是麥克斯的自述。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212817/image_5.jpg

狩獵游戲


3歲那年,父母意識到了我的不一樣。


同齡的小朋友都會說話走路,就我不會。 由於成績不好,我在小學一年級留了一級。


情況依舊沒有改善,學校要求爸媽帶我去檢查智力,否則不能上學,因為拉低了分數線。 


測出智商只有80,我開始了隨班就讀。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212817/image_6.jpg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212817/image_7.jpg

      麥克斯小時候


“隨班就讀”簡單概括,即輕度殘障兒童與正常兒童一起上課的教育方式,是國家保障殘障兒童受教育權利的舉措。 


這樣做的好處是可以學到知識,讓我們能夠保持和正常人的交流,方便以後融入社會。


壞處也特別明顯,九年的義務教育,對我來說,也是九年的“有期徒刑”。 


剛入學,老師會在班裡介紹,這個人跟你們不一樣,他是智障,你們不要惹他。


政府的本意是好的,只是普校老師的處理方式不夠妥當,過早地讓同學知道我們是異類,讓對立和排斥成了可預見的未來。 


家長說我們打人不犯法,讓孩子和我們保持距離,事實上,我們才是被欺負的那個。


進入普通中小學隨班就讀,我們的名字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殘疾的類型名——“弱智”“腦癱”“聾子”……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212817/image_8.jpg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212817/image_9.jpg


沒有名字未嘗不是好事,起碼不用總被人惦記。 


那時候我們班裡有個自閉症,長得胖胖的,名字叫宏宏。他是社交和語言障礙,講話上句不接下句,喜歡拿個報紙當扇子在手裡晃。 


中學里有一些喜歡欺負人的小流氓,他們是正常人,也欺負我,但更喜歡欺負宏宏, 幾乎每天中午,他們都在玩一個叫“狩獵宏宏”的游戲——首先把宏宏抓住,然後拖到操場,拿石頭、木棍敲打宏宏的頭和身體,看着宏宏痛哭流涕、頭破血流,他們在一旁哈哈大笑。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212817/image_10.jpg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212817/image_11.jpg

     村霸用帶釘的木板打肥貓的掌心   


按照他們的說法,有一種在非洲大草原獅子捕獲獵物的快感。


如果宏宏的故事拍成電影,肯定是另一個版本的《素媛》。 


我也經歷過宏宏類似的事情,最嚴重的一次是被拖把木柄打進醫院,頭上縫了5針。雖然相信人性本善,但不得不承認,惡一直存在。 


一般遇到這種事情,個別性格大大咧咧的小孩會和父母講,大多數人還是藏在心裡。 


你知道會有一種情況,健全人的小孩,他們互相包庇,串供。我們一個人身單力薄,很多時候無法證實自己。 我們敢跟家裡講,只不過感覺講了也沒用。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212817/image_12.jpg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212817/image_13.jpg

      圖源:《定義2021》   


等到九年隨班就讀結束,我才“出獄”,進入上海市長寧區特殊職業技術學校。 


特殊學校全是心智障礙者,沒有校園霸凌,歲月靜好。偶爾出現混亂,無非是有同學發病了,給老師添堵。那裡不學理論,只教實操,畢業前我考到了西式面點師初級、西式面點師中級、中式烹調師初級、中式面點師初級四本廚師證。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212817/image_14.jpg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212817/image_15.jpg

     麥克斯的職業資格證書


接着進入長寧區業餘大學接受成人高等教育,專業是酒店管理,學習客房服務、花卉園藝等技術,兩年半後拿到大專畢業證書。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212817/image_16.jpg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212817/image_17.jpg

     麥克斯的大專畢業證


成為配送員之前,我做過一些工作。 


特殊學校畢業那年,我們被介紹進一家麵包房,工作內容是烤麵包,師傅會給你一個表,控制好溫度和時間,沒有難度,但工資按上海的最低標準發,不存在加班費的說法,每天工作12個小時,特別難熬。


看着同學一個個離開,我也蠢蠢欲動。不過終究有些不甘,這樣走太糗了,要走也是最後一個。


我“苟”了五個月零六天,“苟”到同班的11位同學跑光才離職。 


後來到親戚家的奶茶店幫忙,當個小領導。這是我最開心的一份工作,因為領導不用學東西,智力障礙、學習障礙都沒有了,只要使喚人幹事就行。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212817/image_18.jpg

智障“患者”


2017年從大學畢業,按道理,我會成為一名廚師。 智障考廚師證並不罕見,酒店都知道這個實行多年的政策。


現實是,智障當廚師的樣本寥寥無幾。等到我們真正步入社會,才知道要面對很多現實問題。 


社會的第一課,是學會面對生活的不得已。


我面試了幾個酒店,得到的回覆大同小異:“兄弟,你有廚師證,叔叔和哥哥們歡迎你的加入,可你是智障,要是做錯事情,叔叔也有家人要養,你這是為難我啊。”


廚師長大叔很誠懇,我理解他們的顧慮,唯一不開心的地方,是他們把我當成唐氏綜合徵和自閉症了。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212817/image_19.jpg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212817/image_20.jpg

     麥克斯學習做菜


那時剛好有個輕度智障的同學在當配送員,問我要不要送,一天可以掙200元,看起來很爽,然後進入了這一行。 我學東西比較慢,現在送了五年,依舊只能靠導航,分不清東南西北。 


剛開始送餐時,經常超時。


我勝在心態不錯,每次超時都給顧客賠禮道歉,亮出殘疾人證,爭取“寬大處理”,如果條件允許的話,還會送點小零食,在顧客和主管罵娘之前,趕緊解決問題。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212817/image_21.jpg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212817/image_22.jpg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212817/image_23.jpg


這一招屢試不爽,但也會有失效的時候。 之前給一位女顧客送一杯比較貴的奶蓋,她住在別墅區,減震帶很多。我開的電瓶車一路顛簸,奶蓋到她手裡,已經搖成了奶茶。 


事後,她給我差評,理由是“餐品撒漏”。在我看來,餐品壓根沒撒漏,親手交給她的時候,包裝還是完整的。


白白被扣50塊心裡納悶,我打電話過去,想要解釋,對方不接受,反而被投訴騷擾顧客,公司再扣200,我成了妥妥的“250”。


還有一次更離譜,我送一單總價422元的必勝客套餐,超時了10分鐘,而且飲料真的灑了。送到顧客手上時,她不願意接收,要求退回422元。


當時的餐品放在保溫包里,還是熱的。我對她說,“這樣好了,我賠償你飲料的錢,餐還是熱的,就別退了。” 對方同意,我給她轉了15塊,不知道為什麼,收到錢後,她反悔了,還是要我賠償422元。 


422元是我兩天的收入,我獃住了,情急之下,從包里掏出殘疾人證,我說美女行行好,我是智障,出來工作不容易。


事情沒有往我預想的方向發展,當她得知我是智障,突然變得激動,被嚇得打電話報警,對警察說有個智障患者要對她做出一些不可輓回的事。 


“不可輓回的事”是委婉的說法,她講得很直白,將我形容成洪水猛獸,已經給她的內心造成難以磨滅的創傷。 


那時外賣員、快遞員和顧客的糾紛時有發生,警察和顧客都很敏感。再加上對象是不用負刑事責任的智障,情況更加危急。 


結果就是,我大費周章向警察解釋清楚。


從此,不敢隨便亮出殘疾人證。 智障不像其他殘疾人,如聾啞人,或一些獨腿獨臂的外賣員,可以得到社會包容,媒體大肆報道,讓顧客看到他們,就覺得勵志。


如果對象換成了智障,顧客只會感到驚惶,陷入“傻子殺人不犯法”的刻板印象里。 


很多人不在乎智障的分級,不在乎有些智障可以正常地工作、生活、讀大學,而是一味地貼上“好吃懶做”“想訛錢”這類奇奇怪怪的標簽。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212817/image_24.jpg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212817/image_25.jpg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212817/image_26.jpg

      麥克斯在視頻平臺分享觀點


就好像這位顧客把我形容成“智障患者”,智障就智障嘛,加上“患者”,我就像是偷跑出精神病院的病人,隨時給社會帶來威脅的危險分子。 


這很傷人,但習慣了。 


當然,我也有過感動的回憶,一些顧客看我比較辛苦,打賞個10塊、20塊,讓我心裡暖暖的。這種情況比較少就是了。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212817/image_27.jpg

我被同學網暴了


顧客是上帝,是我們的服務對象,他們有所顧慮也很正常。問題是,我面對的歧視,遠不止顧客。 


前段時間,我被合作方的店經理辱罵,當著許多人的面攻擊我的智力殘疾。 


在社區,我沒工作時,大家議論我的智力殘疾,“為什麼沒去工作,哦,原來是智障啊,只能啃老了。”


當我去送外賣,他們又討論我的職業,為什麼上海人要去乾送外賣這種丟人的工作…… 我心裡憋屈,無論怎麼做,都會被嘲笑。


後來也想通了,乾脆躺平,在網絡上註冊賬號,取名叫“一往無前的麥克斯李”,視頻開頭主動承認,“大家好,我是智障青年麥克斯。” 


我在短視頻平臺分享當配送員的日常,有媒體找上門,接受幾次採訪後,積累了近一萬粉絲。別小看這些粉絲,每個月能為我創造三四百的收益呢。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212817/image_28.jpg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212817/image_29.jpg

      麥克斯接受媒體採訪   


無論是直播連麥,還是上訪談節目,我都主動展示我的殘疾人證書,以及介紹母校長寧區特殊職業技術學校,和國家讓殘疾人讀大學的相關政策。


我的目的很簡單,就是給大眾普及心智障礙人群。 因此,我被一些人質疑在給學校做廣告。


拜托,特殊學校是義務教育的內容,讓殘疾人免費上學。上大專是殘聯的項目,同樣不收錢,還管飯。公立學校,誰給我發錢? 


我的生活比較貧乏,除了玩游戲,看視頻,沒別的愛好。工作之外沒有朋友,嚴格來講,我從小到大都沒朋友。 


心智障礙人群內部也存在鄙視鏈,我們不會抱團取暖,像唐氏綜合徵、自閉症譜系的同學社交能力差,不愛與人交流,而輕度殘疾的同學覺得自己比較聰明,嫌棄其他人。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212817/image_30.jpg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212817/image_31.jpg

      麥克斯和他的同學


在網絡上走紅後,我在圈內的名聲不太好,他們不喜歡我,覺得我把輕度智障的事情暴露太多,影響到他們的正常生活。 


特別是上個月被一位百萬粉絲的UP主採訪,視頻在上海電視臺播放,同學們罵得更凶了,說我在宣傳智障光榮,把我踢出群聊。 


他們覺得羞恥,說明還不能坦然接受自身的殘疾。


不能怪他們,畢竟被歧視了這麼多年,害怕很正常,不能奢求大家都能像我這樣勇敢。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212817/image_32.jpg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212817/image_33.jpg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212817/image_34.jpg


我是“死豬不怕開水燙”,從小被歧視,被打進醫院,在外面送外賣送快遞,有豐富的被嘲笑經驗。 


有一點值得安慰,這次曝光,我認識了很多幫助特殊人群的社工,我被網暴,他們總在第一時間給予開導。 


不像其他同學,社工朋友鼓勵我當公益網紅,希望我成為正面案例,告訴所有的心智障礙者家庭,他們還有希望。 


直播的時候,有一些家長來向我求助,有人的妹妹十幾歲還不會走路不知所措,有人的孩子因為確診為智力障礙而心如死灰。 


所以在未來,我想建一個核心群,群里全是心智障礙者的家長,我可以提供一些開導,告訴他們不要放棄,孩子還有救,以我的人生經歷來告訴他們,接下來該怎麼做。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212817/image_35.jpg

不要放棄希望


幫助心智障礙者家庭,是我玩互聯網的初心。如果可以,我還想成為連接障礙者與大眾的橋梁,消除社會上的隱性歧視。 


前兩年,我被升任為高級配送員,替一家銀行配送金融文件。 


每天早上十點,我從家裡出發,開電瓶車趕往長寧區的五家支行,拿走企業的包,包里是一些貸款合同、房產證等,然後坐地鐵,送到陸家嘴的總行收發室,再拿着總行給的五個小包,坐地鐵回到長寧區分發,大概在下午2點左右完成任務。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212817/image_36.jpg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212817/image_37.jpg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212817/image_38.jpg

      麥克斯分享工作日常


這項業務沒有犯錯的理由,隨便丟失一個文件,按點數賠償,都不是我能承受的。我只能千百倍地小心,所幸,現在沒有一次犯錯。


銀行的配送任務艱巨,收益也可觀,每天固定200元,再加上送外賣的收入,我一個月的收入在9000-14000之間。


這個收入在心智障礙人群里,算是拔尖的。代價是拋頭露臉,飽嘗人間冷暖。


都說外賣員很辛苦,什麼樣的顧客都有,那我可能要比普通外賣員多遭受兩倍、三倍的白眼。


我努力地月入過萬,並且不厭其煩地在媒體上強調,不是為了炫耀,而是想證明,智障也能月入過萬。 我想告訴大家智障可以獨立、可以讀大學、可以結婚,可以有教育和工作上的平等。 


媒體以此來採訪我,把我的閃光點太當一回事,這讓我難過。我希望大家不要感覺我厲害,而是覺得我很正常,正常人“月入過萬”很正常,殘疾人“月入過萬”也不用大驚小怪。 


我想追求的很簡單,也很容易做到——用同理心看待彼此。 


當然,我也知道我這麼說有點吹噓,實現這個目標需要全社會的努力,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我很幸運,父母支持我拋頭露面,而且尊重我的感受。


小時候因為我的智力殘疾,他們想過再要一個孩子。 印象中,他們至少問過我兩次,我表示無所謂,最好生個妹妹,比較可愛。但他們還是沒生,擔心二胎會欺負我。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212817/image_39.jpg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212817/image_40.jpg


2001年動遷的時候,我們家的地被開發商徵用,換了兩套房子,價值兩千萬左右。 很多人問我,收租就可以了,何必這麼努力。


他們想的太簡單,那是我爸媽的房子,不是我的,上海人都這樣,父母財產跟子女財產分清楚,而且,我每個月要交1000塊的伙食費。 


可能正是家人對我不慣着,讓我擁有了獨立的能力,和麵對未來的自信。 


出生時,我被臍帶勒住脖子導致大腦缺氧,醫生誤診胎兒死亡,將我扔到裝醫療廢物的垃圾桶,直到一位護士發現我的手指還在動,才救了一命。


命撿回來了,但腦部缺氧,落下智力殘疾。

曾經我想過自殺,不被社會認可,沒人關心我,乾脆跳下蘇州河,告別這個世界。


但一想到沒被這個世界認清我之前離開,就很不甘心。


後來我也想通了,我出生的時候就該死了,所以對活下來的每天都應該珍惜。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212817/image_41.jpg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212817/image_42.jpg


我想對其他心智障礙者說,永遠都不要放棄希望!這是我的人生信念,讓我撐了28年沒有跳下那條河。 


今年年初,銀行領導以影響股價為由,拒絕讓我參與配送。


走紅讓我沒有了“月入過萬”,好處是多了一批和我一起挨棒子的粉絲伙伴,我不再孤單。 


如果不是因為疫情,我現在會開着電瓶車穿梭在上海的大街小巷,每天我都喝一杯伯爵紅茶,家裡有一套西服,收工後會穿起來,在鏡子前臭美一下。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212817/image_43.jpg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212817/image_44.jpg

25 / Apr / 2022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212817/image_45.jpg

來源:最人物

作者:凸魯

微博:視覺志

我要詢價

相關內容

分類一覽

文化
百科
健康
時尚
美食
樂活
旅行
幽默
情感
體娛
美體
民生
財富
科技
創業
汽車
樓市
職場
教育
學術
企業
區塊鏈
其他

網網相連

教育
金台紡織股份有限公司 (紡織廠與水洗廠)
嘉太起重工程有限公司
圓億農藥肥料行
其他
韓劇飾品批發
其他
其他
尼羅河藝術彩繪
FFC FPC 軟板線加工
伊活實業股份有限公司
達基工程有限公司
櫻桃購物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