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天臨 你欠我的拿什麼還

文化
百科
健康
時尚
美食
樂活
旅行
幽默
情感
體娛
美體
民生
財富
科技
創業
汽車
樓市
職場
教育
學術
企業
區塊鏈
其他
發佈時間:
免費註冊

立宏商店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195500/image_0.jpg愛釋迦果園

點擊上方藍字“青年文摘”

右上角“...”點選“設為星標”

添加標 不再錯過推送

每天 8點 12點 20點 不見不散~

作者: 槽值小妹

來源:槽值(ID:caozhi163)


“沒有人永遠惦記着翟天臨,但永遠有人惦記着翟天臨;沒有人永遠年輕,但翟天臨評論區里的人永遠年輕。”


四月來了,又到了畢業生被論文逼瘋的季節。


要問哪個明星最擅長搞學術,那可能沒有定論。


但要問哪個明星的留言區里的學術氛圍最濃厚,絕對非翟天臨莫屬。


無論工作日還是節假日,無論白天還是黑夜,評論區總有人傳遞着論文帶來的焦慮:


真空封口機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195500/image_1.jpg

新年第一天,我來辣/翟天臨微博評論區


根據留言內容,可以完美整理出一張論文流程表:


“翟天臨你睡了嗎?我被選題/找導師/寫論文/改論文/查重/降重/答辯搞得睡不着覺。”


就算是前幾天被拍到約會現場,留言里仍是一片學術名詞: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195500/image_2.jpg


“我在改論文,你怎麼在談戀愛?”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195500/image_3.jpg


哪怕微博只剩三條,幾乎不再出現在公眾視野,翟天臨“你是火,你是風,你是知網的惡魔”名號,仍在畢業生江湖流傳。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195500/image_4.jpg

破碎的查重率,還做最後的美夢


有人抱團取暖,在寒夜裡獲得一點安慰。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195500/image_5.jpg


有人未雨綢繆,在動筆寫論文之前先填個坑,混個鐵粉,省得以後論文寫不動,“找你出氣都上不了前排”。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195500/image_6.jpg


也有人給年年挨罵的翟天臨,指出了一條“明路”:


你能不能去把查重價格打下來?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195500/image_7.jpg


故事的起點,是2019年的“不知知網”事件。


翟天臨的一句“知網是什麼東西”,破滅了自己的“博士”“學霸”人設,踩中了每個論文人雷區,也引爆了整個學術圈。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195500/image_8.jpg


他自己的相關學位被撤銷,口碑徹底崩塌,演員生涯斷崖式下跌。


可一切並未到此為止。


彼時正逢論文查重將要開始,許多高校立刻將自己畢業論文查重率標準從30%下降至20%,甚至10%。


年底,教育部門又出台了更為嚴格的抽檢和盲審制度,不少論文要被外校專家匿名審閱通過後,才能畢業。


畢業論文的難度自此大大提升,這一年,被稱為天臨元年。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195500/image_9.jpg


如今,已是天臨四年,翟天臨改變了許多事。


比如,許多明星直播時變得更為謹慎,甚至得了“知網PTSD”。


有次,張新成的直播間里,有粉絲評論“我要CPA”,張新成下意識念出聲“我要CPA,CPA是什麼呀”。


話一齣口,人已經慌了。


當場拿出手機搜索,口中還念念有詞“CPA不會是和知網一樣的東西吧”。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195500/image_10.jpg

“CPA不會是和知網一樣的東西吧”/微博@娛樂小貔貅


可能在那一刻,他連失業後去哪裡上班都想好了。


查完後,如釋重負嘆口氣:


“原來是註冊會計師考試啊,還以為跟我有關呢。”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195500/image_11.jpg


明星們只需要更謹言慎行,真正被改變、影響、叫苦不迭的,還是高校畢業生。


沒有經歷過論文的人,或許很難想象翟天臨給畢業生帶來了什麼,因此年年都有人疑惑:


“禁止學術不端,難道不是應該的嗎?”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195500/image_12.jpg


其實,翟天臨帶來的痛苦,並非貫穿論文全程,學生們叫苦也絕不是因為“論文需要自己寫”。


冤有頭債有主,根據百度指數,翟天臨的搜索量在論文的選導師、開題、開題報告階段,其實仍是相對平均的。


四月中下旬,搜索量才開始暴漲:


因為,論文查重開始了。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195500/image_13.jpg


有人解釋,如果將論文的研究對象比作一隻鳥,那麼博士論文就是找到這隻鳥在哪裡,然後用原創的方法將它打下來。


碩士論文,則是導師指明鳥的方向,給你打鳥的武器,你自己將它打下來。


本科論文,就是“眼前有隻死鳥,撿起來交給導師即可”。


大多數論文,都要基於已有的研究或課題,不是無源之水、無本之木——退一萬步說,前人已發明的術語、名詞、公式,你總得用吧?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195500/image_14.jpg


天臨元年開始至今,一降再降的查重率,就是這樣引爆了畢業生情緒的炸彈。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195500/image_15.jpg


所謂查重,就是通過比對,檢測論文內容和已有文本的重覆率,從而判斷你的論文是不是抄襲。


不少學術論文平臺的查重算法模型沒有公開,但大概有跡可循:


基本採用的是比對文字重覆、一刀切的形式。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195500/image_16.jpg

來源:微博@澎湃新聞


被平臺認為是重覆(嚴重抄襲)的部分會被標紅,被判斷為“引用”的部分,則會標黃。


紅色,成了畢業生最大的噩夢。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195500/image_17.jpg


讀工科的,公式標紅,原理標紅,實驗步驟標紅……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195500/image_18.jpg


如果我能自創公式和試驗方法,我還愁寫不出論文嗎?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195500/image_19.jpg


讀經濟金融的,品牌標紅,定義標紅,上市公司的名字和財報通通標紅……


不懂就問,現在寫個論文得先自己創業嗎?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195500/image_20.jpg


甚至有人,自己的名字都被標紅:


一瞬間,真的想做一個違背祖宗的決定了。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195500/image_21.jpg


而且,你從來不知道,在機械的平臺標準下,你會被認為抄襲了誰: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195500/image_22.jpg


可能是養豬報告,也可能是《哈利·波特》。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195500/image_23.jpg

這看起來是《哈利·波特與阿茲卡班的囚徒》/ 微博@PITD亞洲虐待博士組織


為了穩妥,畢業生們一般會將論文查重率降低到比學校要求的還低一些:


學校要求15%,確保安全降到12%,結果一問學長學姐,建議你降到10%。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195500/image_24.jpg


“遇紅則刪,遇黃則改”。為了降低重覆率,畢業生們可謂無所不用其極。


最常見的就是改寫,比如專業名詞,用大白話重新複述一遍,就差把乙醇改寫成“二鍋頭”了。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195500/image_25.jpg


還有人開始拿起翻譯軟件,將自己的句子翻譯為英文,再重新翻譯回中文。


這樣就得到了一份同義句改寫。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195500/image_26.jpg


曾經厭惡機翻過於生硬,沒想到如今它成了畢業的救命法寶。


法學生更是調動起自己的“緊急立法權”,法條名目都差點兒給改了。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195500/image_27.jpg


手動修改之外,最近還興起了AI降重、智能降重服務,幫你尋找用詞的平替,降低重覆率。


可惜,這項服務目前還不夠智能:


事倍功半,被改寫成“事倍功0.5”;半導體,自然也是“0.5導體”。


向前翻滾一周,被改成“向前翻滾一星期”,是不是後面還得接個“後空翻半個月”?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195500/image_28.jpg

智能降重,聽我說謝謝你


很多老師批評學生大白話漫天飛,缺乏專業性。


但是老師,不是我不想用專業術語,臣妾做不到啊!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195500/image_29.jpg


能改還算好,總有一些重覆是避免不了的。


地名、年份、古籍、名著原文……沒法修改,最終只能刪掉。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195500/image_30.jpg


死板的查重標準,加上不夠合理的查重率,讓論文的寫作難度提高到了離譜的地步。


被認為是“罪魁禍首”的翟天臨,年年被罵上熱搜,也就不奇怪了。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195500/image_31.jpg


更要命的是,查重不光費精力,還費錢。


國內數據庫網站就那麼幾個,查重價格幾乎是坐地起價,根本找不到平替。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195500/image_32.jpg


自翟天臨事件以來,查重價格翻了幾番。


去年澎湃新聞報道,論文查重費用一年內暴漲了十倍。


可是誰也不敢拿畢業開玩笑,價格再貴也得買:旺盛的查重需求構造了強大的賣方市場,有賣家一季度狂接4694單。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195500/image_33.jpg

來源:微博@澎湃新聞


一般來說,一篇本科論文的知網查重費用要在150元左右,碩士與博士則要再漲一百至幾百元不等,定稿版價格更貴。


儘管有一些免費試用平臺,但畢竟一切最終還是要以官方平臺為準,大部分學生還是會花錢買安心,選擇更權威的知網查重。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195500/image_34.jpg


從查重,到降重,再到“只答不辯,問就道歉”——難怪有人畢業一年了,午夜夢回,還在改論文。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195500/image_35.jpg


去年,翟天臨發了一條微博,大意是如果罵他能夠緩解寫論文的壓力,那麼被罵也是一件有意義的事情。


可惜,從第一句“我知道寫論文的過程很難”,就是在畢業生的雷點上蹦迪:


“你知道什麼?你知道?你的論文是自己寫的嗎?”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195500/image_36.jpg

截圖來自微博@澎湃新聞


在設置了半年內容可見後,這條踩雷無數的微博已經看不到,不過另一條已經消失的微博,卻有些說到了點兒上: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195500/image_37.jpg


這邊,是翟天臨已經被罵了四年,但查重費用暴漲、查重率設置不夠合理的問題依舊沒有解決;


另一邊,是“中科院因千萬級訂購費用等原因,停用知網”的新聞新鮮出爐。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195500/image_38.jpg

圖/紅星新聞


這不是知網第一次因為負面新聞“出圈”。


2021年年底,89歲的中南財經政法大學退休教授趙德馨,就因自己的100多篇論文被知網擅自收錄,將對方告上法庭,最終維權全部獲勝。


在接受採訪時,趙德馨說:“知識創造者應該得到一點收益,轉載的平臺應該得到合理的利潤,但不是暴利。”


財報數據顯示,2020年中國知網年收入近12億元,毛利率近54%。


除了上文所說的查重費用,知網還針對論文下載進行收費。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195500/image_39.jpg

這是降價之後的價格/中國知網會員卡訂購頁面


而給論文作者的稿費,只有幾十至一百元,和200~400元不等的知網充值卡。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195500/image_40.jpg


如果論文不再是學術思想的體現和成果的展示,而是變成了絞盡腦汁“降重”後的凌亂文本,甚至變成了牟利的工具,那它無疑是對莘莘學子最大的嘲弄。


一篇篇“我自己都看不下去”的論文背後,知識帶來的快樂、進行學術研究的初心,早已所剩無幾。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195500/image_41.jpg


即便如此,還是祝願大家能夠順利完成論文,開開心心畢業。


至少,你還可以把對翟天臨的怨念寫進論文最後的致謝,然後收錄進他不懂的學術網站里。


因為你的論文的確是你自己寫的。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195500/image_42.jpg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195500/image_43.jpg


本文轉自網易新聞公眾號“槽值”,情感八卦吐槽,能走心也能講道理的妹子,既能提筆寫文,也能教你把妹撩,關註槽值尋找共鳴。公眾號:“槽值”(ID:caozhi163)微博@槽值。


▽ 點擊閱讀熱門文章 ▽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195500/image_44.jpg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195500/image_45.jpg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24/20220425195500/image_46.jpg

我要詢價

相關內容

分類一覽

文化
百科
健康
時尚
美食
樂活
旅行
幽默
情感
體娛
美體
民生
財富
科技
創業
汽車
樓市
職場
教育
學術
企業
區塊鏈
其他

網網相連

教育
興雅、福德、永春國小運動服 專買店
新世代車坊
順捷土木包工業
教育
65-6326 直筒牛仔褲‧W線型電繡‧抓皺
學術
區塊鏈
庶古文創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電設工具製造代理
詮友企業有限公司
八里水岸單車生活館
翊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