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社交_ 宇宙 內還沒微信群人多

文化
百科
健康
時尚
美食
樂活
旅行
幽默
情感
體娛
美體
民生
財富
科技
創業
汽車
樓市
職場
教育
學術
企業
區塊鏈
其他
發佈時間:
免費註冊
咖啡豆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16/20220620214221/image_0.jpg新店彩繪指甲
一擁而上的元宇宙,究竟是綠洲還是荒漠?


營養補充品推薦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16/20220620214221/image_1.jpg

文|喬雪
來源| 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

封面來源|視覺中國

“元宇宙是個筐,未來往裡裝”。
火熱的元宇宙,在其眾多核心要素中,社交的屬性似乎最易融入,也被視為短期內最好切入元宇宙的入口。
因此,我們看到,越來越多的互聯網公司從社交大潮中登上元宇宙的大船,Facebook、Match Group(Tinder母公司)迅速跟進佈局,而國內也有打着元宇宙第一社交平臺的SOUL,和最近轉型為“映宇宙”的映客,百度、阿裡、字節也都在緊鑼密鼓地佈局。
拋去元宇宙、下一代互聯網、web3.0等時髦的概念,我們更關心,目前的元宇宙社交到底發展得如何了,達到爆發的拐點了嗎?
事實令人失望,不論是百度重磅推出的“希壤”,爆火一時的“啫喱”,跟風而來的超級QQ秀、緩緩星球等產品,都還沒能給用戶帶來顛覆性的體驗,也尚未獲得商業上的成功。

一位元宇宙賽道投資人表示,元宇宙,這個詞都快要涼了,還沒有出現一款能真正代表行業的產品。而元宇宙社交也依然還是在蹭熱度和概念徘徊。起碼目前來看,元宇宙社交更像是一片荒漠,綠洲還未長成。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16/20220620214221/image_2.jpg元宇宙社交:“宇宙”內還沒微信群人多
2021年,元宇宙的大門打開了。沉寂已久的社交的賽道,也因此再度熱鬧起來。
主打紅人經濟的服務公司天下秀,於2021年4月宣佈推出元宇宙虛擬社區虹宇宙,同年12月,百度推出元宇宙社交App希壤,還特意把2021年度Create大會、集度發佈會搬到了希壤平臺上舉辦。元宇宙領域最為激進的Facebook在更名為Meta後,也於去年12月正式開放了VR社交平臺“Horizon Worlds”。
今年,這股風頭仍然不減,一直在社交探索的字節,也在今年1月,推出元宇宙社交App“派對島”進行內測。之後還有如ZEPETO、緩緩星球等主打元宇宙概念的社交App,以及最近效仿Meta把自己的名字都改為“映宇宙”的映客;已經誕生6年的Soul,也抓住風口,在招股書中首次宣傳自己要“建立以 Soul 為鏈接的社交元宇宙”。
“元宇宙”的誕生速度有多快呢?數據公司Sensor Tower報告顯示,自“元宇宙”概念爆發以來,平均每天都會新增一個“元宇宙”APP。2021年11月至2022年1月,大概有552個APP在自己的描述中增添上“元宇宙”三個字,其中有70個自稱為元宇宙社交的APP。沒人願意錯過這趟高速發展的元宇宙列車。
儘管賽道內一片欣欣向榮,可目前還沒有一款產品可以說是前途光明。
“啫喱”上線僅20多天,就超過微信、QQ,登頂蘋果應用商店免費榜第一的位置,成為了近三年來第一個排名超越騰訊系App的社交類應用,但好景不長,官方稱卡頓問題一直沒有解決,延遲、閃退、無法進入等諸多問題確實存在,主動下架了App,並暫停新用戶進入,至今仍未上線。
在希壤的評論區,最多的評論是“畫質粗糙、穿模、加載速度慢”等問題的吐槽。
而在試玩過騰訊超級QQ 秀的玩家“爍爍愛epol”告訴Tech星球,“捏臉”、變裝,購買傢具,建設“QQ 小窩”,更像是一個低配版的“動物森友會”。
曾宣稱要成為元宇宙社交第一股的“Soul”,其產品的元宇宙特性只有一個單薄的虛擬形象,甚至無法用形象進行互動。
Tech星球也在“X世界”的元宇宙社交App里體驗,在白天,整個元宇宙地圖裡幾乎沒有在線的玩家,通過相關引導加入交流群,群里的30多名玩家甚至比軟件里更熱鬧一些。
一位從事元宇宙的產品研發告訴Tech星球,“當前的所謂元宇宙產品,都是從游戲的角度出發的,元宇宙社交應該做到超級沉浸式、比擬真實互動性,時空自由以及構建有真實的元場景,從而達到現實社會中都沒有的社交,拉近人之間的距離,贏得良好的用戶體驗感。目前,市面上並沒有真正意義的元宇宙產品。”

的確,相比和現實世界的“平行時空”,當前的元宇宙社交App本質上還是新瓶裝舊酒,不外乎一些舊玩法的升級或者是3D化“半成品”,更尚未出現玩法和商業模式上的顛覆。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16/20220620214221/image_3.jpg

極速涌入“元宇宙”,大廠小廠為哪般? 

等不及了,或許是無論大廠還是小廠,紛紛選擇元宇宙社交賽道的一大寫照。
其實社交領域內,已有微信、QQ這兩座大山難以逾越,想要在社交領域再打開一個缺口並不容易,但在元宇宙風口涌現時,仍然有很多公司選擇在短時間打造一個產品,迅速落地。
即使先拿出來一個尚未成熟的產品,背負着用戶的不滿和吐槽。背後的原因可能是要想在Web3.0 的互聯網有一席之地,就要搶先占位,早早規劃佈局,甚至All-In元宇宙。
流量,當然是最為當頭的魔法。
互聯網從誕生的那一刻起,就渴望流量,但經過二十年發展,Web2.0的互聯網公司幾乎已經吃凈所有的流量紅利。從數據來看,截至今年二季度,阿裡系和騰訊系的用戶滲透率分別達到92.7%和96.2%,字節系滲透率達到63.1%。
流量紅利的停滯,帶來最顯著的問題就是天花板見頂,用戶增長的停滯必然帶來營收增長停滯,以全球最大的社交平臺臉書(Facebook)為例,2019—2021年間,臉書的美國青少年日活用戶數量比前三年下降了13%,預計到2023年時將下降45%。另一方面,用戶的拋棄加劇了臉書廣告收入的下滑。
而臉書遇到的問題並不是特例,這是全球互聯網公司所面對的共性問題,這讓一直習慣了狂飆突進的互聯網陷入了全新的困境。
流量見頂的背後是生存空間的擠壓,面對眼前的困境,降本增效是大廠普遍的做法。去年開始,互聯網公司出現裁員,但節流總是有止境的;而對小公司來說更夾縫中生存。因此,一個全新的賽道,意味着嶄新的的機會,而元宇宙恰恰在這個時間節點上應運而生。
於是,就有了急於求成的互聯網公司們在元宇宙里紛紛發力,以“啫喱”為例,最初是一點資訊旗下名為“身邊”的應用,在2019年8月推出,是一個以本地內容社區類App,由於反響平平,2021年5月後便不再更新,直到2022年1月搖身一變更名為主打元宇宙的“啫喱”,6個月構建出的“元宇宙”產品,曇花一現也並不奇怪。
而構建更宏大元宇宙的百度希壤,則還沒有用1年的時間,內部戲稱版本號為-6.0,一位行業內人士向Tech星球介紹,“希壤”中的虛擬人物模型並沒有進行骨骼綁定,導致虛擬人物的軌跡經常會出現在地上飄逸、物理碰撞也幾乎不存在,穿模現象則處處可見,存在趕工痕跡。
眾多企業積極入坑的另一重野心是,元宇宙是一個要多大有多大的市場。彭博社報道,2024年,“元宇宙”的全球收入規模預計達到8000億美元左右,其中,游戲廠商的份額預計達到4000億美元左右,其餘收入分散在直播和其他社交應用中。
因此,對於既沒有游戲基因,又不准備在游戲上發力的公司來說,投入元宇宙社交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市場空間大,足夠打開互聯網成長的新空間,相應地也能帶來新的收入來源和商業可能。
藍馳創投投資人何明認為,“元宇宙”是個比較廣闊但空洞的概念,幾乎任何細分行業都能在“元宇宙”中遷移,正是因為它足夠大,足夠廣闊,包羅了游戲、社交社區、支付、藝術等諸多行業的外延,以及估值想象力的野心。

Web3.0時代,去中心化將成為趨勢,社交平臺更難一家獨大。資本最先嗅到氣味,瘋狂下註,在不到1年的時間內就達成近百筆融資。因為,無論是深耕已久的互聯網巨頭,還是想在下一個時代開拓天地的創業小廠,元宇宙的機會都是看似公平的,哪些技術能實質性推動元宇宙的進展?哪個細分行業最有前景?哪種需求最能滿足用戶?在巨大的未知面前,先進入或許就更有可能成真。誰都不願錯過再創造出一個微信的機會。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16/20220620214221/image_4.jpg距離真正的元宇宙社交,還差多遠?
作為第一個以“元宇宙”概念上市的公司Roblox,為元宇宙勾畫了八大特征:身份、朋友、低延遲、沉浸感、多元、隨地、經濟、文明。
從金字塔的最底端來看,目前國內元宇宙社交產品,可能連最基礎的“朋友”“沉浸感”都無法達成,還需要漫長的技術迭代。
比如,在沉浸感上,技術的受限讓所謂的元宇宙無法構建,甚至連社交的屬性都無法達成,諸如“Horizon Worlds”的半截人形象,“希壤”的粗糙3D場景,暫時沒有UCG內容等,都讓用戶無法沉浸其中。
元宇宙社交產品的一位研發人員表示,現在在產品中想要完整的3D呈現幾乎是不可能的,設備、寬帶速度都無法支持。元宇宙真正的基礎設施,目前國內外的公司都沒有搭建起來,元宇宙真正的指數化進步,必須等到頂級硬件終端的運用和普及,當前層面只能做到應用層面的局部創新。
作為元宇宙的底層基礎設施之一、跨平臺引擎COCOS公司的市場負責人告訴Tech星球,目前的元宇宙的只能做到在個別場景上的開發,比如Mata開發的會議場景,一個場景就至少花費150萬美元 ,因此想要構建一個更宏大的宇宙,錢夠厚才行,這並不是所有公司都具備的實力。
作為出海成功的社交產品Oasis ,其在巴西App總榜上穩居3-5名,甚至超越了Facebook、Twitter等軟件,但內部研發人士告訴Tech星球,它們並不把自己定義為元宇宙,而是半Web3.0的社交產品。
前述業內人士認為,連最基礎的VR、AR技術都還沒有實現,根本談不上元宇宙時代。說到底,元宇宙是一個生態,它的構建需要硬件,OS、底層技術、AI、5G等等多個組件,相關產品創新需要組織自上而下的系統化支持。這些號稱自己是元宇宙的產品,更多僅僅是動畫片場景複原。
社交的本質是要有足夠多的用戶、參與感,才有可能在此基礎之上創建最高層級的文明、而在這樣搞不清核心買點的的App面前,用戶參與不進來,就永遠還是在原地打轉,更談不上更上層的商業化,元宇宙的構建每一層都是在前一層之上的累加,底層都做不好,無法成為真正的宇宙。
還有行業人士對Tech星球表示,如果還是局限在手機屏幕上,這就不配叫做元宇宙。
另一方面,要構建生態,則需要源源不斷的用戶和開發,Meta創始人扎克伯格曾下這樣論斷:“要成為新一代VR平臺,我們需要銷售至少1000萬台Oculus設備,才能吸引足夠的開發人員來構建生態。”
事實是,根據Counterpoin數據,2021年全面的XR終端的出貨量為1100萬台(其中VR占90%),成為生態還為時尚早。
而更進一步,如果VR真的成為了元宇宙的基建,基建的構建能力還是掌握在他人之手。
為了使VR更易被接受, 在經歷了需要強大算力的外接設備後,一體機成為了當今VR世界的主流,但這也意味着,VR設備中關鍵還是高算力的芯片。當下市面上銷售最火爆的Oculus Quest 2、Pico Neo 3等主流VR一體機使用的都是高通驍龍XR 2芯片。去年5月發售的NOLO Sonic以及更早發佈的一些VR設備,則直接選擇驍龍845等手機芯片,而如果再次面臨卡脖子的風險,元宇宙仍然無法是去中心化的,主導權還是主宰在少數派手中。
拋去技術上的難點外,找到元場景下的社交需求才是問題的關鍵。在騰訊財報電話會議中,總裁劉熾平列舉了一系列騰訊發展元宇宙業務的可行路徑,但也提出一個引人深思的問題,“我提到了很多發展路徑,每個路徑當中最為吸引人的東西是什麼?這是非常重要的問題,在清楚回答這個問題之前,元宇宙還只是個概念。”
因此,在概念模糊、硬件發展暫緩、技術不夠成熟的當下,所謂的元宇宙產品不僅功能缺失,用戶體驗也都比較差,看來都像是一個蹭概念炒作的半成品,是急於求成的廠商們搶位的“偽需求”產品。
當下的元宇宙社交賽道,仍是一片蠻荒之地。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16/20220620214221/image_5.jpg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16/20220620214221/image_6.jpg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16/20220620214221/image_7.jpg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16/20220620214221/image_8.jpg

來個“分享、點贊、在看”👇
一擁而上的元宇宙
我要詢價

相關內容

分類一覽

文化
百科
健康
時尚
美食
樂活
旅行
幽默
情感
體娛
美體
民生
財富
科技
創業
汽車
樓市
職場
教育
學術
企業
區塊鏈
其他

網網相連

教育
台鳳牌鳳梨酥新潮包
金帝小客車租賃行
奇松有限公司
科技
MYEM 真皮鞋墊 (你有腳臭問題嗎
其他
科技
金好運彩券行
炬安儀器有限公司
勁業科技有限公司-手機電池
弘裕精密工業有限公司
嘉彩冷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