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克 讓員工回公司上班 怎麼就這麼難

文化
百科
健康
時尚
美食
樂活
旅行
幽默
情感
體娛
美體
民生
財富
科技
創業
汽車
樓市
職場
教育
學術
企業
區塊鏈
其他
發佈時間:
免費註冊

品質改良劑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15/20220527180804/image_0.jpg古俬國際有限公司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新浪科技 (ID:techsina),作者:鄭峻,原文標題:《蘋果:回來上個班,怎麼這麼難?》,題圖來自:視覺中國


或許庫克不禁要感慨:讓員工回公司上班,怎麼就這麼難?


蘋果又雙叒叕妥協


過去一年時間,蘋果已經數次推遲了回公司上班的全面復工計劃。令蘋果高層頭疼的是,他們每一次提出復工計劃,都會遭到大量員工的強烈反對,甚至有員工辭職威脅。而最終妥協的都是雇主蘋果,又雙叒叕推遲回公司上班的時間表。


按照蘋果今年3月宣佈的分步驟返工安排,絕大部分員工從4月11日開始每天回公司工作一天,5月23日恢復到每周回辦公室三天(周三周五可以靈活選擇)。不過蘋果也允許員工每年遠程工作至多四周時間。


這已經是蘋果一年之內第四次宣佈復工計劃。看起來這次庫克的態度很堅決,“這是一個等待已久的里程碑,一個積極的信號,表明我們可以更全面地與同事進行互動。”然而,或許庫克自己都沒有料到,最終這一次還是沒法完成目標。


上周,蘋果再次宣佈暫停讓員工回辦公室的全面復工計劃。按照最新的復工計劃,一部分員工每周回公司上班兩天,如果他們覺得在公司“不舒服”,那也可以選擇遠程工作。蘋果還表示,公司會密切監控疫情變化,每兩周對工作政策進行評估調整。這一消息得到了數以千計不願回去上班員工的歡迎。


無所不在的全球首富兼意見領袖馬斯克沒有放過嘲諷蘋果的機會。他轉發了《蘋果推遲員工回公司上班計劃》的新聞,還配上了一隻肥碩無比、昏昏欲睡的狗圖片,上面寫着“穿上健身房服裝看電視吧”,嘲諷蘋果員工是因為懶惰才不願回公司上班。


馬斯克看不慣蘋果已經很久了。2015年蘋果挖角特斯拉員工的時候,他公開嘲諷“蘋果是特斯拉的墓地”,意思是特斯拉混不下去的員工才會去蘋果。而2018年特斯拉陷入低谷的時候,馬斯克試圖找蘋果商談收購,但庫克壓根就不想見他。當然,後來特斯拉股價飆升數倍,馬斯克一躍成為全球首富,也有了揚眉吐氣的資本。


或許馬斯克無法理解互聯網公司對員工一次次的讓步,畢竟特斯拉的企業文化就是高效執行;他也從不掩飾自己對中國工廠高效生產力的贊賞。上個月馬斯克甚至戲言要把推特總部改造成無家可歸者收容中心,因為大部分推特員工都選擇遠程辦公,導致推特在舊金山市區的巨大總部空空蕩盪。


技術骨幹辭職抗議


話題回到蘋果,和此前數次的情況一樣,蘋果高層這次撤回政策的原因,也是來自內部與外部的壓力。在蘋果宣佈復工計劃之後,一個名為“Apple Together”的網絡小組發表公開信,呼籲蘋果管理層重新考慮所謂的混合工作安排,給予員工更多的靈活性來安排工作地點,採用Slack等網絡協同工具進行遠程辦公,免除員工來回奔波的通勤負擔。


新浪科技在這封公開信的下方看到,共有3000多人簽名支持,其中包括了1445位蘋果前員工和現員工(沒有具名),占總簽名人數的不到一半。換言之,可能只有幾百名員工在此簽名。而如果包括零售店員工的話,蘋果在美國總計有超過10萬員工。


令人意外的是,是否回辦公室工作這本是蘋果公司的內部事宜,但這些員工卻選擇以外部公開信的方式,通過外部輿論來施壓蘋果管理層,而沒有通過內部渠道向高層反饋意見。這似乎和蘋果公司一貫的保密文化背道而馳。


蘋果員工真的這麼抵觸回去上班嗎?一位蘋果硬件研發部門員工向新浪科技表示,至少他周邊的同事並沒有表現出這麼大的抵觸情緒;蘋果有數萬員工,強烈反對回去上班的應該只是少數,只是他們站出來公開發聲,吸引了媒體的報道,給管理層施加了一定的壓力。


或許,蘋果高層更擔心的是人才流失。這種“工作方式不靈活”的公司形象不僅會影響到蘋果招募出色技術人才,也會導致現有的技術骨幹流失。去年夏天蘋果宣佈分步驟復工計劃的時候,就有不少員工用辭職來威脅。看起來,這些人並不是說說而已。


本月初,蘋果機器學習總監伊安·古德菲洛(Ian Goodfellow)高調宣佈辭職。促使他辭職的直接原因就是蘋果的復工政策。古德菲洛在寫給部門員工的辭職信中寫道,“我堅定相信更多的靈活性本應是我團隊的最佳政策。”


這個消息不僅吸引了媒體關註,也驚動了蘋果管理層。雖然年齡只有36歲,但古德菲洛並非普通技術人才。他是AI領域公認的行業技術專家,也是生成對抗網絡(GAN)的設計者。生成對抗網絡即讓兩個神經網絡以博弈的方式進行互相學習,給機器學習技術帶來了顛覆性創新。


2019年,蘋果花重金把古德菲洛從谷歌挖來擔任特別項目部門(Special Projects Group)的機器學習技術總監。這個特別項目部門是蘋果新產品研發部門,直接向庫克報告;雖然具體工作無法對外透露,但外界猜測古德菲洛很可能是負責蘋果汽車的自動駕駛技術。


到了這個大牛級別,薪酬已經不是主要考慮因素,幹得是否舒心才是關註點。幾年前古德菲洛在谷歌的年薪就超過了100萬美元。現在因為不滿蘋果的回公司上班政策,古德菲洛再次選擇回到了谷歌(這已經是他第三次入職谷歌),又加入了母公司Alphabet的DeepMind團隊。這種離職原因的確讓蘋果感到難堪。


自由選擇遠程工作


那麼,那些蘋果員工為什麼那麼抗拒回公司上班?疫情當然是個直接理由,Omicron變種依然在迅速蔓延,硅谷所在的Santa Clara郡人口200萬,七日平均新增超過1000人。


但另一方面,似乎美國人也根本不在乎癥狀輕微的Omicron。全美各地都已經全面解除限制,最嚴格的硅谷也不再要求室內佩戴口罩。硅谷101高速公路上天天擁堵,商場餐館也已人頭攢動。既然日常生活都已經恢復正常,為什麼卻不願意回歸辦公室?


根據灣區新聞集團(Bay Area News Group)在去年11月對遠程工作者的一項調查,他們不願回去上班的主要原因包括:不願忍受通勤(80%)、對疫情的擔憂(63%)、自主決定工作時間(59%)以及在家更為舒服(55%)接近半數的受訪者覺得在家工作更有效率,但半數的人也承認,在辦公室的協作效率的確很高。


另一位蘋果軟件部門的員工告訴新浪科技,自己對回公司上班沒有抵觸,但令很多人不滿的並不是每周要回去三天,而是不滿公司沒有讓大家自由選擇遠程辦公。而這正是蘋果復工政策和其他大企業的最大差別。蘋果員工不滿的是缺乏靈活性和自主性。


當然,蘋果積極推行回公司上班有其內在原因。不同於Meta、Twitter這樣的互聯網公司,蘋果的軟硬件一體化研發,需要更多的內部協作和更高的保密要求,因此庫克更希望員工能夠回到辦公室來工作。疫情爆發之後,由於員工無法順利在中美之間差旅,蘋果的研發工作也受到了明顯的拖累與延誤,2020年iPhone 12推遲發佈就是直接影響。在疫情之前,蘋果每個月都會派數百名工程師從總部到中國工作。


但都在硅谷工作,有對比才有落差,在這一方面,谷歌、Meta等互聯網企業員工的確是享有更多自由。古德菲洛直接從蘋果回到谷歌,更是彰顯了這方面的差距。一位谷歌總部員工透露說,雖然谷歌早在4月份就宣佈混合工作制,希望員工每周回公司三天,但這並不是強制要求的,員工完全可以自己決定,“哪天不想去公司,和老闆打個招呼就好,反正在家也是一樣產出。”


而且,谷歌員工還有更多的選擇。他們可以申請一段時間或者長期的遠程辦公,也可以改變主意申請回去公司工作。不過,相比蘋果太空飛船總部空蕩的辦公場所(正式啟動一年就遇到了新冠疫情),谷歌總部的辦公空間比較緊張,想回去上班也不是那麼容易。


這位谷歌總部員工解釋說,“如果你申請長期遠程工作,你的工位可能會被分配給其他同事,之後你再想回來工作就不一定有空位了。過去兩年公司招聘了很多人,不少新人甚至都沒有自己的工位。”


工作方式已經改變


從2020年3月疫情全面爆發開始,硅谷諸多科技企業員工已經經歷了兩年多的居家工作,他們的生活節奏和工作方式也隨之發生了改變。很多人已經離開硅谷,搬到幾個小時車程的周邊地區,甚至搬到了外州。現在再讓他們回到辦公室,習慣每天早晚經歷兩次高速通勤壓力,這種轉變並不是那麼容易接受。


對很多科技公司員工來說,這種選擇是非常自然和實際的,尤其是那些沒有孩子的年輕人。既然允許居家辦公,那麼在哪裡都可以工作,為什麼還要忍受硅谷昂貴的物價和房租水平?


數據不會騙人。從2020年到2021年,舊金山的外遷人口高達5.6萬人,降幅高達6.3%,是美國人口外流幅度最高的地區,僅次於紐約的6.6%。而硅谷的聖馬特奧郡則以3.2%的外遷人口比例排名全美第四,聖克拉拉郡外遷人口比例2.3%,近5萬人選擇舉家遷移。相比之下,同期人口遷入最多的城市則是德州達拉斯、休斯敦、奧斯汀等城市,低稅收、低物價顯然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Apartment List公佈的公寓租金統計報告顯示,儘管過去兩年美國通貨膨脹嚴重,全美平均房租飆升了16%,但舊金山灣區的房租水平非但沒有飆升,反而低於2020年3月疫情停擺之前的水平。某種意義上來說,硅谷是美國為數不多房租依然低於兩年前的地區。


當然,這並不代表硅谷變得宜居了。今年4月,舊金山一居室的平均月租是2900美元,比兩年前低了3.3%,南灣Santa Clara郡的房租比兩年前低了1.3%。相比之下,佛羅里達邁阿密這樣的度假養老地區房租則飆升了34%。


Meta的年輕員工Amy去年申請了遠程辦公,從硅谷搬到了科羅拉多州丹佛。雖然這意味着降薪,但酷愛滑雪的她對此非常滿意。因為生活在硅谷想要滑雪,需要單程開車5小時到太昊湖,還要支付高昂的周末酒店費用,而科羅拉多州則是戶外運動的天堂,她幾乎每個周末都能在周邊玩得不亦樂乎。“回硅谷?那不是我喜歡的生活。雖然來到這裡收入少了一點,但我的生活幸福感提升了太多。”


生活工作在別處


儘管谷歌、Meta、Twitter等互聯網公司都允許員工申請長期遠程辦公,但離開硅谷也意味着要接受不同幅度的降薪,因為不同地區的稅率不同。這讓很多又想生活更舒服,又不想少拿錢的員工有所猶豫。而共享民宿網站Airbnb正是在這一方面以人性化政策脫穎而出,成為員工福利內捲的佼佼者。


就在蘋果員工以辭職抗議,要求遠程辦公權利的時候,Airbnb卻宣佈允許員工永久遠程辦公,而且無論在哪裡辦公,都不需要降薪。Airbnb聯合創始人兼CEO切斯基(Brian Chesky)表示,辦公室已經成為了“前數字時代的過去式”,“我們所理解的那個辦公室已經結束了,現在必須向前看。”


切斯基明確表示,過去兩年Airbnb允許員工遠程辦公,工作效率非但沒有降低,反而有所提高。而且允許員工自己選擇辦公場所,還有助於吸引更多人才。在Airbnb宣佈全面遠程辦公之後,招聘頁面點擊量就超過了80萬。顯然,誰都喜歡Airbnb這樣的福利,在全球任何角落工作,都可以享受硅谷的薪酬待遇。


但切斯基也承認,辦公室存在依然有其意義,這是合作空間。但他認為蘋果等公司所推行的每周回去工作三天的混合工作制是不可持續的。Airbnb的選擇是讓員工每個季度相聚工作一周,以便他們更有目的的進行合作。無論採用怎樣的工作制度,提高辦公效率和吸引人才加盟才是第一位的。


畢竟Airbnb的服務就是讓人“生活在別處”,允許自己員工“工作在別處”也很符合邏輯。在很長一段時間里,身價超過80億美元的億萬富翁切斯基自己也在“四海有家”,不斷在各個城市“流浪”,體驗自家的民宿服務。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新浪科技 (ID:techsina),作者:鄭峻


本內容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虎嗅立場。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授權事宜請聯繫hezuo@huxiu.com

如對本稿件有異議或投訴,請聯繫tougao@huxiu.com


End

想漲知識 關註虎嗅視頻號!

虎嗅APP
,贊 678
我要詢價

相關內容

分類一覽

文化
百科
健康
時尚
美食
樂活
旅行
幽默
情感
體娛
美體
民生
財富
科技
創業
汽車
樓市
職場
教育
學術
企業
區塊鏈
其他

網網相連

汽車
隔離衣
京程自行車行
東仁西葯房
教育
流行 項鍊 台灣精品
教育
教育
精準撞球場
小三通,海空運,保稅中轉,進出口,報關
準鴻機械行
福喜齋
面膜批發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