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尋碳交易的 錢途

文化
百科
健康
時尚
美食
樂活
旅行
幽默
情感
體娛
美體
民生
財富
科技
創業
汽車
樓市
職場
教育
學術
企業
區塊鏈
其他
發佈時間:
免費註冊

氣送子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15/20220426215705/image_0.jpg社群電商


出品 | 「看見·地球」特別策劃

作者 | 雨林下


在宇宙中,出現一個地球的概率是七萬億分之一。僅僅是雙腳站在大地上一秒鐘,就已經是無限神秘的奇跡。但我們太容易把大地的存在視為理所當然,也很少有人認真註視過腳下這顆星球:數百年的無止境索取,我們理應對地球有更多的凝視與好奇,敬畏與愛護。因為我們本身就是地球的生命碎屑:我即地球——“看見·地球”是虎嗅十周年特別策劃《更大的看見》系列的序章,未來還將發佈更多內容系列,敬請期待。


以下為“看見·地球”內容直播“看見·年輕與日常”章節精華內容回顧,enjoy~

 

主持人:今天很高興邀請碳阻跡創始人兼CEO晏路輝、中華環保聯合會綠色循環普惠專委會秘書長蔣南青、由新書店主理人程明霞三位嘉賓一起來聊聊碳。這兩年“雙碳”火了,很多人開始關註碳交易,好奇碳並非實體概念,怎麼進行買賣呢?

 

晏路輝:從趨勢上,很多行業的公司都逐步會被國家分配碳排放的指標,如果排放超標,就要花錢購買指標以完成履約,有些企業減排做得好,就可以把節省出來的指標或者減排量賣掉,達成所謂的碳交易。

 

蔣南青:減碳需要我們投入很多成本,那麼如何讓電力、鋼鐵、水泥、化工這些高能耗的企業有自主驅動力,就必須要有市場調控手段。碳交易就類似於商業市場,通過提供經濟杠桿進行總量控制。後面國家經驗多了會逐步放開市場手段,不斷的修正。

 

碳交易市場:企業靠信息差吸金

 

主持人:碳交易的參與方只能是企業嗎?

 

晏路輝:目前還是主要針對企業,C端也有少量參與的,不過體量很小。

 

主持人:交易市場是全國統一的,還是各地有自己的標準?

 

晏路輝:這裡分了兩個市場:一個是國家市場,全國碳配額交易市場在2021年7月16日正式上市,首批納入了兩千多家電力企業參與。

 

第二個是地方試點市場,從2013年至今,已經有北京、上海、天津、重慶、廣東、深圳、湖北、福建、四川九個地方交易場所,容納的領域比較廣,事業單位和服務業都涵蓋其中。

 

像北京碳交易市場就有八百多家企業,比如SKP商場就是碳排放的單位之一,包括故宮、清華大學也都是,當地政府會要求他們控制和減少排放。

 

程明霞:說到SKP和故宮,大家會覺得怎麼也要進入碳交易市場?是因為現代人的吃穿住行生活方式其實很多都是高碳排放的,甚至可以說,工業化開始後的兩百多年都是這樣的模式。

 

主持人:但現在國際戰爭形勢不穩定,疊加疫情,股票市場也比較低迷,這種環境會影響碳交易嗎?

 

程明霞:中國畢竟還是一個發展中的大國,我們還處在相對匱乏的階段,當經濟出現低迷,大家都會覺得經濟優先,確保民生更重要。所以,很多問題還是挺複雜的,不管是到企業還是民眾,都有大量的信息要消化。

 

我自認為是一個環保主義者,但環保議題太龐大,包涵海洋、空氣、交通、極端天氣等等,一直其實也不知道應該怎樣更好的參與環保事業。直到去年讀完蓋茨的書《氣候經濟與人類未來》,對氣候與環境問題的科普非常的系統、清晰,我終於是明白了從國家、企業到個人,可以從碳排放、碳中和的行動中去參與環保。所以我覺得對碳中和的科普工作是很重要的,是很不夠的,媒體在這方面應該多做一些。


護手霜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15/20220426215705/image_1.jpg


主持人:業內比較看好的減排策略是什麼?

 

晏路輝:一個策略肯定是抓大放小,抓住排放最大的行業。比如發電,國內五大發電集團很多都是接近五億、十億噸的碳排放。中國的碳中和肯定要把它們作為最直接的目標去推動。同時,又不能局限於只是這些巨頭來做,一定要讓各行各業,包括機構和用戶C端有機會參與進來,才能形成一個氛圍和趨勢。類似很多互聯網公司,他們會通過應用帶動幾億人參與碳減排的行動,這個意義就非常大了。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15/20220426215705/image_2.jpg


程明霞:有個困惑,公司里都是什麼部門來具體對接碳交易的呢?

 

晏路輝:要看它有沒有被納入碳交易範圍,如果在,排放少的公司就是由ESG小組或者和環境相關的部門來落實碳中和行動;排放高的,就像剛提到的幾億噸碳排放的公司會有專門的碳資產公司,碳交易員根據市場的波峰波谷,可以低買高賣賺取差價,跟炒股票一樣。

 

蔣南青:買家和賣家信息不對稱,我見過有做碳資產交易的企業賺了上億。

 

晏路輝:大概十年前國際碳交易的時候,就有小的咨詢公司把中國的風電光伏減排量賣到歐洲發達國家,一年大概可以賣幾百萬噸國際減排量。當時最高價格能夠達到幾十歐元一噸,一年能賣人民幣幾億。

 

程明霞:還可以推動設一個CCO碳交易官去做內部協同。

 

蔣南青:碳和社會的發展階段有關係,我們還處在對重工業減排的初級階段,很多衣食住行相關的消費企業直接排放量並不大。像蘋果公司的直接排放只占百分之二十,雀巢這類做食品的也都是間接排放。再往後,互聯網企業直接排放就更少,但它們可以帶動的整個全社會,一個平臺就是幾億用戶。所以一步步的,就是從能源跳到產品再跳到人的行為。但工業和產品有計算公式,人的減排行為該怎麼計算還沒有標準方法學。

 

個人能當“賣碳翁”嗎?

 

程明霞:我覺得還是很需要讓人們知道有哪些簡單又可行的方式。實際上,每個人都應該有個碳帳本,每天早上起床到晚上睡覺,一天產生了多少碳排放,還可以跟別人的排名比賽。個人端主要還是意識不足,不明白這個事到底為什麼重要,再就是激勵機制不夠,不知道該怎麼做。

 

蔣南青:企業也可以通過碳足跡的標簽聲明把這些信息傳遞給消費。以前我們做的所有環保都不是可以量化的,碳最大的貢獻在於能夠量化,能在市場上交易,最後還能夠賺錢。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15/20220426215705/image_3.jpg


主持人:今後個人可能參與的碳交易方式是什麼?

 

晏路輝:一種是作為碳交易的個人投資者,比如湖北碳交易市場已經可以開放給個人炒碳,另一種就是通過參與碳普惠的個人減排行為。舉個例子,幾百萬的廣東市民可以通過騎共享單車攢碳積分,並且為當地碳市場累出上萬噸的碳減排量。

 

蔣南青:現在我們的碳普惠市場,大家用過螞蟻森林的話可能會有一些體會。

 

主持人:碳積分的功能具體如何體現呢?

 

晏路輝:這個積分可以統一打包到碳市場賣給鋼鐵企業、電力企業,實現真實的交易,可以直接換錢。

 

蔣南青:很多大型央企除了自己工廠減排,另外還有幾十萬員工,也可以作為碳普惠市場,但不能納入國家碳市場,因為會涉及重覆計算。我們可以考慮一個獨立普惠的市場,多元的玩法。因為個人行為的場景非常多,需要一個平臺專門記錄,而且在這裡兌換就得抵消,不能下次再拿積分去換,所有都要有統一計量的記錄平臺,保證不出問題。

 

程明霞:現在C端缺少一個全民級的碳足跡應用,我試了很多個人搜集碳足跡的小程序,普遍都用得不順暢,現在這方面的追蹤技術還不太成熟。其實我對科技巨頭還是有很多期待的,碳中和是很大的市場,有很高的科技含量,也有很廣闊的創新挑戰空間。

 

主持人:也許明年、也許後半年就出現了,我覺得是可以期待的。

 

蔣南青:主要是目前碳相關的專業人才挺缺,招人也難,過去十年人才流失了很多,碳市場暫停以後很多人都離開這個圈子了。

 

主持人:有的網友說我們家種樹幾萬畝,是不是也可以做碳交易?

 

蔣南青:中國很多都是國有林場,不一定是屬於個人的,或者是之前就已經有的天然林,那是大自然給的,跟個人沒關係。不是家裡有林子就可以賣,大家想的可能比較簡單,林業碳匯還是有很多技術要求的。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15/20220426215705/image_4.jpg


點擊閱讀原文

回看直播更多精彩瞬間↓↓↓


另外,關於“虎嗅地球日直播”活動兌獎,您可以添加客服13520891842(請🔍搜索企業微信號)聯繫,我們會第一時間添加並回覆您的消息。感謝您的關註和支持~


如對本稿件有異議或投訴,請聯繫tougao@huxiu.com

End

我要詢價

相關內容

分類一覽

文化
百科
健康
時尚
美食
樂活
旅行
幽默
情感
體娛
美體
民生
財富
科技
創業
汽車
樓市
職場
教育
學術
企業
區塊鏈
其他

網網相連

科技
防曬防臭快乾叢林帽
九冠國際租賃有限公司
浪漫情緣商行
其他
名錶收購 機械錶回收 勞力士 積家 歐米茄 IWC
教育
區塊鏈
旭谷國際有限公司
金屬箔金屬粉金屬箔粉加工製品金屬箔粉工業機材
波特嫚國際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展大國際股份有限公司
PMI線性滑軌-翔盛精密股份有限公司(滾珠螺桿、聯軸器、直線軸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