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疫情期間日送400單的叮咚小哥 現在生活如何 記者回訪

文化
百科
健康
時尚
美食
樂活
旅行
幽默
情感
體娛
美體
民生
財富
科技
創業
汽車
樓市
職場
教育
學術
企業
區塊鏈
其他
發佈時間:
免費註冊

20.06.2022幣圈投資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14/20220620112742/image_0.jpg自動化設備支架

亨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14/20220620112742/image_1.jpg

本文字數:2608,閱讀時長大約4分鐘



導讀:第一財經記者在2個多月後回訪了在疫情期間保障民生的叮咚小哥,他的工作和生活恢復如常了嗎?


作者 | 第一財經 揭書宜 任玉明 周海濤


“疫情發生以後,每天送單數基本上都比平常翻一倍。最忙的一天送了400多單,電瓶車電瓶換了30多塊,一直不停地跑。晚上有時候直接在站點鋪上紙殼就睡了。”這是叮咚買菜顧村區域梧桐服務站的配送員趙岩4月4日告訴第一財經記者的情況。

進入6月,隨着疫情的好轉,買菜平臺逐漸恢復正常運營。第一財經記者在2個多月後回訪了在疫情期間保障民生的叮咚小哥,他的工作和生活恢復如常了嗎?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14/20220620112742/image_2.jpg

從一天工作18小時減至13小時

“4月份我送了6600多單,5月份送了4400多單。6月份相比前2個月訂單數相對少了一點,截至6月15日,我送了1600單左右。”6月15日,再度接受第一財經採訪時,趙岩回憶起這三個月的送單情況。

這一次,趙岩在梧桐服務站坐下來不緊不慢地與記者聊着他的感受。早在4月4日,只能在送單的間隙接受記者電話採訪時的趙岩說:“我已經一個月沒有回家了。”然而當時的他可能沒有想到的是,自己最終堅持了3個月才回到了家。

90後小伙趙岩在叮咚買菜已經工作3年多了,今年4月,是他入行以來送單數量最多的一個月。

顧村區域梧桐服務站的配送範圍輻射至周圍3000米。這是趙岩和同事們的“戰場”。騎着綠色小電驢,穿着綠色T恤,戴着紅色頭盔,叮咚小哥們是疫情期間千萬居民們眼中亮麗的風景線。

梧桐服務站大約占地500平方米,第一財經記者在現場看見,常溫包裝食品、冷藏食品、冷凍食品和水產類食品都被儲存在不同的區域。站點的門口處堆放了近百個保溫袋,若是需要送冷凍、冷藏食品,小哥們會在這裡自取。

日光燈照亮了懸掛在弔頂下的綠色橫幅,橫幅上的標語格外醒目:“只為成功找方法,不為失敗找理由”、“如果萬事俱備,要我何用?”。這些是趙岩每天分揀、理貨時一抬頭就能看見的標語,這也激勵着他長期超負荷工作。

4月,是上海居大量“囤貨”的時期,當時的趙岩每天工作18個小時,5月他平均每天也要工作16個小時。最忙的時候趙岩和他的同事們晚上直接在站點休息幾小時。

4月初,趙岩就已經意識到:“站點的分揀率若能提高,則會有更多的居民順利下單。”彼時,每天除了送貨以外,趙岩還會在站點幫忙做分揀、理貨。每天早上5點,趙岩就會去站點幫忙分揀。找到貨品的位置、用機器掃描貨品的條形碼、將貨品裝入袋子、再將分揀完畢的訂單打包,如此循環往複,一個個訂單便分揀完成。

早上6點,幫忙分揀完的趙岩就開始“跑起來”了。一個小時左右可以送完一車訂單,一車大概是10至20個訂單。然後再回站點取貨,循環往複,一天大概取貨20次左右。而每一次取貨,根據重量的不同,可以取10至40單。

而進入6月以後,隨着恢復正常運營,到崗的配送員也逐漸多了起來,目前配送人員數量已經基本回到了疫情前,所以每位配送員的工作時長已經恢復正常。不過,兩三個月來,趙岩已經養成習慣主動去幫忙站點的分揀工作。

“我現在每天的工作時間是13個小時左右,早上6點至晚上7點,每天的送單量大概是100多單。”趙岩說。截至目前,叮咚在上海市的280多個前置倉全部恢復運營,供應鏈也全面恢復,SKU數量恢復至疫情前的數千種,絕大部分站點也恢復了“全天開放運力,小時段預約”的模式。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14/20220620112742/image_3.jpg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14/20220620112742/image_4.jpg

直達消費者

4月4日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採訪時,趙岩曾提及了非常時期送單的特殊性——在送貨的流程中,配送員與客戶之間多了一層小區志願者的傳遞。

由於交接程序相對以往更加複雜,防疫更加嚴格,所以可能會有些不可避免的疏漏。不過,當時趙岩感受到了特殊時期客戶的包容。

有一次,西瓜送到客戶手裡後,客戶反映西瓜裂開了。趙岩就給客戶發了一些當時送貨的照片,並解釋了可能是志願者在運輸中損壞的,而志願者人手比較少,也比較辛苦。當時,客戶表示了理解,這讓趙岩鬆了一口氣:“疫情期間,有些客戶反而更加寬容,他們也知道現在我們特別忙。當然,志願者也不容易,他們也算是幹了部分我們配送員的活。”這是趙岩彼時的想法。

隨着疫情的好轉,6月份已經不太需要志願者做送貨“橋梁”了。不過,現在如果涉及到封控區的訂單,依然還是只能放在小區門衛處,然後和客戶交接打電話交接。“如果是老人不方便走遠的話,配送員們可以幫他送到樓下。至於防範區,大部分訂單已經可以送至客戶家門口了。”趙岩說。

現在,叮咚的配送員們還是會在做好防疫要求的前提下儘量多送訂單,他們每24小時做一次核酸,一天做兩次抗原,工作時會戴上一次性手套和口罩。

從4月初到6月中旬的2個多月,趙岩感受到,無論是從工作時間、送單量還是送單流程,甚至是訂單的重量,方方面面都逐漸回歸正常。

“最近,不僅是我每天送的訂單數量減少了,我感受到每個訂單的重量也明顯減輕了。”趙岩回憶,“疫情期間,客戶購買的產品中,一日三餐所需的食材會比較多,而且很多居民都在囤貨。當時的訂單不但品類增多,數量也增加了,有些商品一次能買5、6件,所以每一個訂單都更重了。而現在,訂單內的產品數量已經逐漸恢復到基本的需求。”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14/20220620112742/image_5.jpg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14/20220620112742/image_6.jpg

三個月後回家

“我想你們了。”這是趙岩與家人見面後說的第一句話。從3月初開始,他的父母、妻子和女兒一直在家等着他的歸來。

6月1日,趙岩回家了。回家後的趙岩並沒有立馬選擇狂歡或是好好睡上一天,因為第二天還要繼續送單。疫情逐漸好轉,但是居民對於食材的需求還是源源不斷的。

“當時爸媽也挺激動的,看到我也挺想念的,然後我就跟他們抱在一起,訴說了一下這兩三個月以來的生活,在外面確實不容易。他們聽了以後也挺心疼我,給我做了一頓好吃的。”隨後,趙岩和老婆孩子聊了聊天,便早早休息了。

談及這三個月“磨煉”後的感受,趙岩說:“最忙的時候感覺挺累的,但是客戶收到菜的時候感覺挺欣慰的,因為他們畢竟不用因為買菜而發愁了。三個月以來自己也蠻充實的,如果再來一次的話,我依然會堅守在這個崗位上,因為我們相信疫情終將會過去。我們是屬於叮咚的第一線人員,如果我們撤出來的話,就沒有人了。”

在最艱難的時期,趙岩和同事的一日三餐都在梧桐服務站解決。4月4日,趙岩描述:“站長還有領導會給我們做飯,領導也會時不時過來給我們發一些日常用品和食物。站長還把家裡的被子搬來了,一般情況下,配送員們會回酒店洗個澡然後休息,但是如果太累了的話,就直接在站點休息了,地上鋪一些紙殼,就在上面睡。”

而現在,趙岩一日三餐都能與家人共享,晚上,趙岩和同事們也不用睡在站點的紙殼上了,可以回家睡個好覺。



【推薦閱讀】


河南新財富集團被查!深扒背後靠高速公路起家、曾大舉行賄的“呂某”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14/20220620112742/image_7.jpg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14/20220620112742/image_8.jpg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14/20220620112742/image_9.jpg


我要詢價

相關內容

分類一覽

文化
百科
健康
時尚
美食
樂活
旅行
幽默
情感
體娛
美體
民生
財富
科技
創業
汽車
樓市
職場
教育
學術
企業
區塊鏈
其他

網網相連

汽車
腰帶(平織挑花)
承瀚工程有限公司
華南建材行
教育
品味男用名片夾
創業
教育
乳牛黑科技健身房
醫學器官模型-inphic.me
米樂數位行銷有限公司
立沙科技有限公司
鈞庭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