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 歐美樂壇快被TikTok逼瘋了

文化
百科
健康
時尚
美食
樂活
旅行
幽默
情感
體娛
美體
民生
財富
科技
創業
汽車
樓市
職場
教育
學術
企業
區塊鏈
其他
發佈時間:
免費註冊

膠原蛋白粉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04/20220615213029/image_0.jpg快篩

本文授權自真探AlphaSeeker

ID:deep_insights

作者 | 陳文琦


Lil Nas X,1999年出生,大學讀了一年就輟學在餐館和游樂場打工的窮小子,在2019年以一首《Old Town Road》,霸榜Billboard,簽下哥倫比亞唱片,喜提格萊美,幾個月內飛速成為炙手可熱的樂壇新星。


Tai Verdes,多次為綜藝節目試鏡失敗,在Verison賣手機,蝸居在朋友家的沙發上,2020年8月發佈了爆火的單曲《Stuck in the Middle》,迅速登上Spotify排行榜,自此唱片廠牌簽約不斷。


沒有TikTok,就沒有這些一夜成名。 


一代社交媒體,捧一代明星。就像Justin Bieber小正太時期在YouTube上被人挖掘,Cardi B卡老師還在當脫衣舞娘的時候就是Instagram紅人,現在,屬於Z世代的社交媒體TikTok正在用其龐大的流量池和強大的算法造就一批新星。


據《2021TikTok年度音樂報告》,在2021年,大約有430首歌曲的TikTok視頻播放量超過10億,比2020年增長三倍。其中,澳洲說唱歌手Masked Wolf的《Astronaut In The Ocean》是最熱門的一首, 累計播放量接近200億,令人咂舌。


硝酸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04/20220615213029/image_1.jpg

《2021 TikTok年度音樂報告》


更重要的是,TikTok流量並非泡沫,而是直接與流媒體播放量、主流音樂榜單、唱片公司邀約、線下演出等直接掛鉤。音樂行業的每一個環節都在被TikTok所影響,因為,聽眾在這裡,錢也在這裡。 


與此同時,硬幣的另一面,近期不少知名歌手在社媒上對TikTok大開火,包括Halsey、Florence and the Machine的主唱Florence Welch等等,接連抱怨唱片公司和經紀公司現在“唯TikTok是圖”,不僅給他們安排了TikTok內容數量指標,而且發歌時間也由不得自己,而是被平臺熱點和趨勢綁架。


“一切都是營銷,而我只是想發首新歌,姐真的值得更好的,累了。”Halsey在一個TikTok視頻中罵起了TikTok。這位從業8年、賣出過1.6億張唱片的歌手無奈被TikTok所左右。


TikTok正在深刻影響樂壇, 從創作者、流媒體、唱片公司到聽眾,變得不止是商業,還有審美和品味,有人甘之如飴,有人大吐苦水。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04/20220615213029/image_2.jpg

Lil Nas X 在第62屆格萊美現場

圖源:Billboard;Axelle/Bauer-Griffin/FilmMagic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04/20220615213029/image_3.jpg


每個人都有15秒


對於電視時代的到來,安迪·沃霍爾有句著名的話:“未來,每個人都將成名15分鐘。”(雖然這句話被證明是個誤傳,但他本人不以為意,並以此為題做了一檔電視節目。)


事實證明,在社交媒體、真人秀大行其道的當下,大藝術家的話有着極強的預見性。互聯網給無數人成名的機會,而聲名來來去去地更快了,在TikTok上,成名只要15秒。


TikTok是如何與音樂發生聯繫的?


首先,其最根本的力量是流量及其帶來的傳播效應。TikTok閃電般風靡全球,去年9月官宣月活突破10億,據App Annie數據,2021年月活達12億,進入2022年,繼續占領各個下載量排行榜前列,巨量數字背後的道理很簡單,音樂的消費者在這裡。


而且,根據MRC Data的一項研究,75%的美國TikTok用戶表示他們用這個App來發現新音樂,63%的美國用戶表示他們在TikTok上第一次聽到從未聽到過的音樂。這表明,TikTok確實是用戶探索音樂的渠道之一。


其次,是TikTok的產品形態,其內容形式和推薦機制天然有助於音樂的病毒式傳播。


TikTok上線不久就與已有一定用戶基礎的Musical.ly合併,最初流行的視頻內容就是對口型唱歌和跳舞,而音樂是其中的必要元素。一些魔性動作舞蹈,加上副歌旋律,搭配主題挑戰,因為算法一次次被推到信息流里,很容易造成所謂的“洗腦”效果。


比如《Old Town Road》當年走紅少不了牛仔換裝的#Yeehaw挑戰,至於去年TikTok使用次數最高的《Astronaut In The Ocean》,17秒的歌曲開頭全方位存在於各類視頻,只要在TikTok上衝浪就肯定逃脫不了。


另外,TikTok與Spotify、Apple Music等音樂流媒體的顯著區別是,用戶根本不需要自己去找歌,而是被算法推歌,熱單直接喂到嘴裡,很容易營造出的“一段時間全網爆紅一首歌”的氛圍。


同時,用戶用音樂製作視頻,參與迷因狂歡,也成為了創作的一部分,從這個維度上說,音樂的互動性在TikTok這個媒介上進一步提高了。很多老歌通過TikTok傳播,莫名翻紅,這其中有營銷,也有玄學。


既然紅與TikTok密不可分,於是,歐美流行樂壇乾脆緊緊擁抱TikTok。不得不承認,TikTok確實帶來不少積極影響。


尤其是對於獨立音樂人而言,TikTok的崛起意味着他們多了一個曝光的渠道。現在看來,TikTok熱單與國內抖音神曲明顯的不同在於,創作者本人並沒有隱身在副歌和搞笑視頻中。用戶離開了TikTok,會真的前往Spotify、Apple Music等流媒體上去聽完整版,流媒體歌曲榜單、主流的Billboard排行榜與TikTok熱榜的重合度越來越高。


隨之,TikTok音樂人也逐漸通過霸榜、拿獎等方式打入了主流音樂圈。在長期被唱片公司壟斷的音樂行業中,草根歌手也能夠靠着作品突出重圍,而且因為有在TikTok上積攢的流量做底氣,一些獨立音樂人也在與唱片公司做簽合同的時候有更多籌碼,保留更多自主權。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04/20220615213029/image_4.jpg

音樂流媒體公司Spotify招股書顯示,在Spotify上,大唱片公司的份額逐年下降。

圖源:Vox視頻


他們得到的不僅是流量,還有一套成熟的變現邏輯:累積網絡播放收入、簽約唱片公司、與品牌商合作創作贊助內容、參加線下演出等等。 


今年3月,TikTok還在美國、英國、巴西和印度尼西亞推出了SoundOn,一個推廣和音樂分發平臺,允許創作者把作品直接上傳至TikTok以及其他包括字節跳動Resso在內的其他流媒體平臺,並保留100%的版稅,同時提供其他營銷工具。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04/20220615213029/image_5.jpg

TikTok的音樂營銷平臺SoundOn


對於音樂行業上游、掌握“核心資產”的唱片公司、廠牌來說,TikTok不僅是挖掘新人的渠道;也是藝人、新歌的重要營銷陣地。


總而言之,TikTok已經完全走入了音樂產業的閉環,併在積極擴張自己的勢力範圍。這時候,各種警惕的提醒也響了起來。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04/20220615213029/image_6.jpg


算法懂音樂嗎?


最近,對TikTok發起詰難的是一批已經早已功成名就的音樂人。為了迎合流量趨勢、配合公司宣傳要求,他們不得不花更多的時間在錄製TikTok視頻上。但顯然,不是每個人都能在社媒上如魚得水。


“廠牌求我發一些lofi清唱的TikTok視頻,所以,現在聽吧。”Florence and the Machine的主唱Welch在一條清唱視頻的文案中寫道,還在後面加了“求幫幫我吧”和一個骷髏的emoji,深深嘆了口氣,滿臉不情願地錄了一段。


被稱作“枝姐”的FKA twigs也抱怨過,所有唱片公司都要求做TikTok視頻,她因為在這方面不夠努力還被警告了。


諷刺的是,Halsey吐槽視頻觀看量超過九百萬,她和其他創作者抱怨TikTok這一事件成了熱度本身,唱片公司自然滿意,隨後,Halsey也宣佈新歌會在6月9日發佈。


那這整一個操作是精心策劃的反向營銷嗎?TikTok世界,真真假假、虛虛實實,觀眾們也不知道。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04/20220615213029/image_7.jpg

Halsey的吐槽視頻觀看量破9百萬

圖源:TikTok截圖


但是已有數據證明,TikTok此類短視頻,已經對流行音樂本身產生了影響。


首先是,金曲變短了。據科技媒體《Quartz》的一份統計數據,從2013年到2018年,Billboard Hot 100 的金曲平均時長下降了20秒,而TikTok的出現大大加速了這一趨勢。因為通常視頻長度有限,反覆播放洗腦的只有副歌部分。


不僅是長度變化,TikTok也給音樂裁縫們帶來了春天。有歌手根據平臺趨勢和梗來定製TikTok歌曲,比如加拿大說唱歌手Tiagz,他幾乎所有歌曲靈感的來源都是平臺上已有的梗。在進行採樣混音後,他批量生產歌曲,總有一些可以爆,就這樣,他在TikTok上吸引了420萬粉絲。


從某種程度上說,這類歌曲的同質化嚴重,可替代性很高。在這樣快節奏的更新換代里,很多創作者在TikTok上曇花一現,一首神曲即高光。


Adele在去年的一次採訪中,公開表示對TikTok音樂的拒絕,她認為TikTok上那些“14歲的青少年”理解不了太深的內容,而且“如果所有人都去為TikTok上那代人做音樂了,誰來為我的同輩們寫歌呢?”


TikTok是否在讓音樂作品的藝術性消亡,成為點擊率和算法的奴隸?對於這個問題,眼下尚下不了什麼定論,或者說,審美本就應是多元的,不該被統一的條條框框束縛。


但不可否認的是,TikTok正在音樂產業中發揮着越來越舉足輕重的作用。


這也帶來了更多質疑。比如,現在大廠牌、唱片公司和TikTok的合作正在加深,雙方都在為了商業利益最大化密切交流。


在《Quartz》採訪中,大西洋唱片公司總經理Paul Sinclair表示,公司的研究團隊在緊跟TikTok上的熱門趨勢,因為這可視作未來行業成功的一種指標。“TikTok確實是藝人是否能在音樂行業成功的強烈的信號,甚至比一年前還要明顯。疫情讓更多藝人依賴TikTok;而TikTok作為一個發現藝人的平臺,對我們有更重要的價值。”


唱片公司的音樂營銷人員紛紛把TikTok當做重要渠道,一首新歌要推廣,先找博主投放內容,提前放出一些片段,再根據趨勢和熱點做宣發。


TikTok內部也有一個音樂部門,由前華納音樂數字內容總監Ole Obermann帶領,每天監測App上的流行趨勢,並通過一系列措施去提高內容曝光率和受歡迎程度,比如設置關鍵詞、添加到選擇列表前列、增加被搜索到的可能性等等。


手握資源和金錢的唱片公司遇上有商業化需求的TikTok,自然是一拍即合。那給素人歌手的空間會被壓縮嗎?算法的中立性怎麼維持?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04/20220615213029/image_8.jpg


我們倒也不用悲觀。時代在變,媒介更迭,各種不適應、批評的聲音不斷,但是好的東西會通過時間的驗證沉澱下來。


1981年,MTV(音樂電視網,Music Televison)在1981年第一次在電視上播放音樂錄像帶,開場歌曲是The Buggles的一首《Video Killsed the Radio Star》(電視終結了廣播明星)。MTV在此之後的二十年裡,成為推動流行文化的重要力量,成就了麥當娜、邁克爾·傑克遜等巨星。但是當網絡時代到來,MTV式微,視頻網站、社交媒體終結了MTV。



https://www.xinseopr.com/170864-04/20220615213029/image_9.jpg
我要詢價

相關內容

分類一覽

文化
百科
健康
時尚
美食
樂活
旅行
幽默
情感
體娛
美體
民生
財富
科技
創業
汽車
樓市
職場
教育
學術
企業
區塊鏈
其他

網網相連

教育
團體訂製服、團體服訂製-請找旺林訂製服
新協大16號(CT2-5874)
領櫃起重工程行
企業
黑樂絲Phyllotex,奈米銀束小腿襪
教育
其他
沁田文化創意有限公司
不銹鋼 法蘭片
洋紳企業有限公司
聯克室內裝修有限公司
英銳電腦有限公司